第1569章(1 / 2)

江城迟疑问,“不现在立刻就进去把他控制起来吗?”

顾时筝脸色又冷又沉,良久哑声,“不用,听我暗示。”

她也想过,让他们干脆把盛斯衍瓮中捉鳖出其不意,可是——

可是她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话,想单独问问他,想跟他仔仔细细的谈,想弄明白太多事。

也许仍有直到此刻还是不敢全然尽信,那个对顾家尽心尽职好得不行的男人,那个一直对她细致入微事无巨细的男人,实际上是个道貌岸然完全不是她所了解的那个人。

也许终究还是对他们的这份感情,对她所了解到的他心有妄想期盼,所以她并不想连谈都不曾谈过就去把他抓起来。

即使是恩断义绝,那就彼此间来个干脆利落的恩断义绝,然后就翻脸无情互相博弈吧。

江城看着她站在公寓门前,看着她伫足良久,才用力吸气逼退回诸多的情绪,然后看着她伸手,按下公寓门的密码,打开门,走进去。

公寓门随着她进去,也被她顺手带上。

江城的内心突然很不是滋味,大概是因为对于她跟盛斯衍是如何相识的,又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也算看在眼底,突然之间不太好想。

不想问她是不是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,毕竟是盛斯衍无情无义野心勃勃意图夺走顾氏,连跟她在一起的这份感情都带着欺骗。

再者,依照她在电话里告知他的信息,现在俨然再有任何动作怕是都已来不及,盛斯衍只要一个电话吩咐,属于他麾下的人就会立刻有所行动,将公司彻底霸占而逼顾松明腾出总裁之位。

顾氏江山已是岌岌可危,命悬一线只在一念之间,只要一念之差一点心软,顾家则满盘皆输再无回转余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